笼鹰词

2019-10-21 作者:公司简介   |   浏览(84)

图片 1

图片 2

放鹧鸪词 作者: 柳宗元朝代: 唐体裁: 七言古诗 楚越有鸟甘且腴,嘲嘲自名为鹧鸪。徇媒得食不复虑, 机械潜发罹罝罦。羽毛摧折触笼籞,烟火煽赫惊庖厨。 鼎前芍药调五味,膳夫攘腕左右视。齐王不忍觳觫牛, 简子亦放邯郸鸠。二子得意犹念此,况我万里为孤囚。 破笼展翅当远去,同类相呼莫相顾。 ①楚越:泛指南方。楚,周代诸侯国,战国时为七雄之一,在今湖北、湖南一带。越,周代诸侯国,在今浙江一带。腴:肥。嘲嘲鸟鸣声。 ②徇媒:(xùn méi)利用活鸟做诱饵。用作诱捕他鸟的活鸟。罹:遭遇。罝罦:捕鸟的网。 ③籞:竹子做的笼子。赫:火红色。 ④膳夫:掌管王家饮食的人,这里是指厨师。攘:撩起、挽起。 ⑤“齐王”句:语出《孟子·齐桓晋文之事》:“王坐于堂上,有牵牛而过堂下者,……王曰:‘舍之!吾不忍其觳觫’”。觳觫,因恐惧而发抖。“简子”句:语出《列子》,邯郸之民献鸠于简子,简子厚赏之,客问其故。简子曰:“正旦放生,示有恩也。” ⑥二子:也作“二君”,指齐王和简子。 南方有鸟甘又肥,嘲嘲鸣叫是鹧鸪。 利用小鸟将它诱,猎人撒网将它捕。 笼中乱窜羽毛落,大火烹饪惊庖厨。 锅中加料调五味,厨师挽袖左右觑。 齐王不忍牛发抖,简子也放邯郸鸠。 二君尚且不忍心,况我被贬万里囚。 冲破牢笼展翅去,同类诱叫不回头。 。 柳宗元的诗歌中,以物自喻、托物言志者不少。如《南中荣橘柚》、《红蕉》、《跂乌词》、《笼鹰词》、《闻黄鹂》、《放鹧鸪词》等等。或托言禽鸟,或寄情花树,来自况身世遭遇,讽刺社会现实,表达雄心壮志。《放鹧鸪词》是较为典型的一首。苏东坡曾说柳宗元的诗歌“外枯而中膏,似淡而实美”,能做到“寄至味于淡泊”。本诗正是这样的一首好诗。 中唐诗人李益、李涉都曾以“鹧鸪”为题材写诗。“湘江斑竹枝,锦翅鹧鸪飞。处处相云合,郎从何处归。”李涉诗云“湘江烟水深,沙岸隔枫林。何处鹧鸪飞,日斜斑竹阴。二女虚垂泪,三闾枉自沉。唯有鹧鸪啼,独伤行客心。”两首诗中都用了湘江、斑竹、鹧鸪等形象来烘托气氛,为表现主题服务。李益的诗表现的是一位愁情女子对远方情郎的思念;李涉的诗也只是由鹧鸪的啼叫触动自己羁旅的愁怀。可见“鹧鸪”多用来表达愁苦之情的。柳宗元的《放鹧鸪词》却是托鸟言怀,表现自己被流放僻远之州的不幸遭遇和冲破牢笼,展翅高飞、经世济国的雄心。 鹧鸪,产于我国南部地区,形似雌雉,体大如鸠,其鸣为“钩辀格磔”,俗以为极是“行不得也哥哥”,故古人常借其声以抒写逐客流人之情。作者正是抓住了这一点来构思落墨,以鸟自喻而抒发感情的。 全诗以鸟为线索,写了“有鸟、捕鸟、煮鸟、吃鸟、感鸟”。 诗歌一开头就告诉我们南方有一种鸟叫鹧鸪,又大又肥。这大又肥的鸟,谁不想把它网住,煮了来美美的吃一顿?猎人利用一只鸟来逗它诱它,用捕鸟的网将它捉住了,任它怎样冲撞,除了撞断了几根羽毛外,还被拔了毛加了一些香料给煮了,吃了。这正好是诗人自我处境的写照。永贞革新,柳宗元本一心革新政治,举利除弊,没想到保守派得势,把他连同其他几个革新派贬到偏远的地方。柳宗元迁谪永州后,也曾多方相求,向京兆尹许孟容、淮南节度使李吉甫写信,陈述苦衷,表示希望朝廷重用,甚至还给勾结宦官镇压永贞革新的严绶、永贞革新的政敌武元衡、迫害柳宗元岳父杨凭的主谋李夷简等人投诗献文,以求提携,可是“羽毛摧折触笼籞,烟火煽赫惊庖厨”,最后“鼎前芍药调五味”,成了别人的盘中餐,一切的努力都是徒劳。虽然他在《南中荣橘柚》中说“橘柚怀贞质,受命此炎方”,倒不如说是这一只被人网住,拔了毛,煮了吃的鹧鸪,仕途险恶,命运多劫。紧接诗人发表感慨。“齐王”以下几句是引用了两个典故并自己与对比,感叹自己身为迁谪万里孤囚,怎忍心吃这鹧鸪?真是同病相怜!齐王“以牛易羊”是不忍看到牛因恐惧而发抖的样子;简子正旦放鸠,示有恩也,此两人都在得意之时,尚且有此善心,何况“我”是他乡囚呢?(柳宗元曾作过《囚山赋》一文,将永州的山看作囚禁自己的牢墙)应当冲破牢笼,展翅高飞远去,不管那作诱饵的野雉怎么叫,千万不要回头。表达诗人不甘“窜身楚南极,山水穷险艰”的囚徒生活与“虽万受摈弃,不更乎其内”的经国济民的雄心大志。 诗人以鸟自喻,托鸟言情。鸟被捕、被煮、被吃,这是残酷的现实,是诗人遭贬永州的形象反映。可作者的用意并不在此,而是在于诗人不愿做别人餐桌上的美味佳肴,当属展翅远去。只不过诗用平缓的语言来表达而已。就在诗歌平缓的语调背后,蕴涵着诗人一颗不平静的心,一颗愤慨的心,一颗匡世治国、经国济民的雄心与抱负,这是形成“外枯中膏,似淡而实美”的艺术风格的重要原因,真个是“初如食橄榄,真味久愈在”,慢慢地、细细地玩赏吟诵,越发使人觉得此诗韵味无穷。

笼鹰词 作者: 柳宗元朝代: 唐体裁: 七言古诗 凄风淅沥飞严霜,苍鹰上击翻曙光。云披雾裂虹蜺断, 霹雳掣电捎平冈。砉然劲翮翦荆棘,下攫狐兔腾苍茫。 爪毛吻血百鸟逝,独立四顾时激昂。炎风溽暑忽然至, 羽翼脱落自摧藏。草中狸鼠足为患,一夕十顾惊且伤。 但愿清商复为假,拔去万累云间翔。 ①这首寓言诗作于初来永州之时。诗中以笼鹰自喻,抒发作者当年参加政治革新活动时的豪情壮志,以及失败后遭到迫害摧残的悲愤;渴望有朝一日能冲出樊笼,展翅高飞,实现其宏伟抱负。 ②凄风:指秋风。淅沥:风声。严霜:寒霜。翻:飞翔。 ③披:分开。裂:冲破。虹霓:彩虹。掣电:闪电。捎:掠过。 ④砉然:象声词。这里指鹰俯冲时发出的响声。劲翮:强劲有力的翅膀。攫:抓取。苍茫:指天空。 ⑤爪毛:爪上带着毛。吻血:嘴上沾着血。百鸟逝:各种鸟都逃避躲藏起来。激昂:心情振奋,气概昂扬。 ⑥炎风溽暑:盛夏又湿又热的气候。摧藏:摧伤,挫伤。 ⑦一夕十顾:一夜之间多次张望。 ⑧清商:清秋。假:凭借。拔去:摆脱。万累:各种束缚。 萧瑟的秋风里飘飞着严霜,雄鹰展翅直上九霄迎接那曙光。 铁翅冲破云雾,斩断长虹,挟带着雷电掠过平旷的山岗。 忽然俯冲下来,披荆斩棘,抓起狐狸与兔子又重回九天之上。 利爪存毛,钢喙沾血,百鸟纷纷躲藏,雄鹰环顾四周,无人能敌,不禁慷慨激昂。 不料湿热的夏天骤然而至,抱病的雄鹰羽毛尽脱,原气大伤。 草丛中的狐狸与老鼠居然也敢乘人之危当面骚扰,一夜之中挑衅不断,令人寝食难安。 雄鹰只愿凭借下一个天高气爽的秋季,挣脱重重枷锁再上万里云间。 这是一首托物言志诗。作于永州。诗中以笼鹰自喻抒发了作者当年参加政治革新活动时的豪情壮志,以及失败后遭到迫害摧残的悲愤;渴望有朝一日能冲出樊笼,展翅高飞,实现其宏伟抱负。 诗的前半部分,极写鹰击长空,叱咤风云的雄姿。前两句“凄风淅沥飞严霜,苍鹰上击翻曙光。”说苍鹰不畏严寒,迎着曙光,上薄云天。“云披雾裂虹霓断,霹雳掣风驰”中的“凄风”、“严霜”这些冷色调的字眼,使整个画面弥漫着肃杀之气。而“虹霓”、“霹雳”等词,又平添几笔耀眼的暖色。“砉然劲翻剪荆棘,下攫狐兔腾苍茫”,以粗放之笔写苍鹰的作为,“一剪”、“一攫”刚劲利索,可谓所向披靡。“爪毛吻血百鸟逝,独立回顾时激昂”,以特写手法刻划苍鹰的神采,气宇轩昂,不同凡俗。这里的“荆枣”、“狐兔”既切合时景,又蕴含政治寓意。 柳宗元礼赞苍鹰,究竟想透露给读者什么呢?我们从他坦陈心事的书信中便可寻得真正的答案。《寄许京兆孟客书》云:“宗元早岁,与负罪者友善,始奇其能,谓可以立仁义,裨教化。过不自料,勤勤免励,唯以中正信义为志,以兴尧、舜、孔子之道,利安元元为务,不知愚陋,不可为强,其素意如此也”。又云:“年少气锐,不识几徵,不知当否,但欲一心直遂,果陷刑法,皆自所求得之,又何怪也?”这里虽有自轻自责的意思,但他并不讳言“永贞革新”之际,怀有济世救民的志向,期望“一心直遂”,取得成功。柳宗元少年得志,位居显要,那种卓厉的气概,不是活似矫健的苍鹰吗? 诗的后半部分,写形势陡变,苍鹰突遭厄运,困蹇惶恐,日夕不安。“炎风溽暑忽然至,羽翼脱落自摧藏”以季节更替喻政局变化,以脱毛换羽暗指自身受到迫害。“草中狸鼠足为患,一夕十顾惊且伤”,以狸鼠为患喻处境险恶,以寤寐不宁直抒胸中的积愤。柳宗元一朝谪废,饱尝奔窜禁锢之苦,形容自己犹如翼摧羽折,任人宰割的落难之鹰,是很自然的,也是很贴切的。诗的结尾两句“但愿清商复为假,拔去万累云间翔”,是体现出诗人企盼“起废”的急切心情。这种心情在他的书信中再三再四的倾吐过。这首诗充分地展示了柳宗元内心深处对自己的自信,及对迫害者的鄙视。 金元好问评柳诗云:“谢客风容映古今,发源谁似柳州深?朱弦一拂遗音在,却是当年寂寞心。”一语道破了柳宗元诗歌感情深沉,弦外有音的特点。这首《笼鹰词》正体现了柳诗的这一特点。

本文由金沙澳门9159官网发布于公司简介,转载请注明出处:笼鹰词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