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州警方联合阿里破特大假减肥药案:黑作坊生

2019-12-04 作者:公司简介   |   浏览(88)

“要联合一切可以联合的力量,像治理酒驾一样治理假货,真正让售假者痛,假货问题才可能得以有效治理。”1月10日,阿里巴巴在杭州发布《2017年阿里巴巴知识产权保护年度报告》。

图片 1

阿里巴巴集团首席平台治理官郑俊芳在出席发布会时公开表示,2017年阿里在假货治理和知识产权保护上取得历史性突破,网络售假行为得到严厉打击、显着遏制、极大震慑。但同时由于线下假货源头未除,假货跨国境多平台流窜趋势明显,2018年,阿里除了不遗余力支持执法机关对线下假货源头围剿外,还将不惜代价对售假卖家诉讼追责,誓做让制售假分子最痛恨的人。

▲图片来源:苏州市公安局。

在低成本高暴利的制售假产业链中,从业人员往往唯利是图、铤而走险,并想尽办法躲避法律法规和平台的处罚。如何利用好网络电商平台的数据和技术优势,同时如何发动社会各方参与,正成为互联网时代治假新趋势。与其他电商平台打假态度不同的是,已走在全球化路上的阿里,面对打假,方式方法上都显得公开透明,态度也格外鲜明。

阿里巴巴与公安部建立合作,由公安部统一指挥并将阿里平台提供的线索下发到全国各地公安,各地公安再运用阿里提供的大数据支持进行线下精准打击,从而形成打假的联动机制。

据《打假年报》数据显示,2017年,阿里巴巴平台上95%的知识产权侵权投诉,可在24小时内处理完成;知识产权侵权投诉量下降42%;阿里关闭了24万个淘宝疑似侵权店铺;阿里向全国公安机关推送涉假线索1910条,协助抓捕涉案人员1606名,捣毁窝点1328个,涉案金额约43亿元。

“颜值决定命运,减肥改变人生”,“三天瘦10斤”,“10分钟瘦脸瘦腿”……当减肥已然成为无数爱美人士的时尚生活方式,殊不知打着“神药”旗号的假减肥药在各大电商平台呈泛滥之势,严重危害消费者的生命健康。

系列数据表明,2017年阿里联合社会各界在网络假货治理和知识产权保护上取得了历史性突破,数据技术已经转化为打假的巨大推动力。在执法机关、品牌权利人、消费者等社会各界共同参与下,网络售假也已得到严厉打击、显着遏制、极大震慑。阿里全方位治假经验正成为互联网行业打假的典型样本。

7月17日,苏州市公安局召开“苏州警方破获公安部督办特大制售假减肥药案新闻发布会”,首次以全网直播形式公布抓捕、查处“第一现场”。一起销售网遍及全国20余省份,涉案金额上千万元的特大制售假减肥药案浮出水面。

暴利

值得一提的是,苏州警方指出,本案线索由阿里巴巴集团平台治理部推送给公安部,在公安部和阿里巴巴大数据的支持下,案件得以快速突破,最终一举捣毁了假减肥药的生产、包装、销售窝点,查扣“舒立轻”、“健之达”、“PRIMIUM美国燃脂素”等假减肥药30000余盒,半成品有毒原料1.5吨。

“毒师”夫妻制假减肥药

“2016年9月底,阿里巴巴集团平台治理特战队通过大数据研判,挖掘出59条涉嫌非法添加有毒原料减肥药——‘舒立清’的案件线索,范围主要覆盖包括安徽、河南、江苏三省在内的17个省份。”阿里巴巴平台治理部打假特战队负责人景航在发布会上表示。

2017年3月13日,当台州警方在广州市天河区冲进犯罪嫌疑人周滨夫妇生产假减肥药窝点时,二人怎么也没想到自己生产假减肥药的事会败露。

据介绍,阿里巴巴平台治理部通过建立大数据食药线索模型,从商品特征、抽检结果、消费者反馈、物流数据等多个维度对涉嫌违规的商品进行排查,从而通过线索抓取到涉案商品“舒立清”,进而在全网范围内的所有涉案商品进行全面锁定。在获取这一线索后,他们随即将其推送至公安部治安局。

办案民警称,主侦这起医生辞职制售假减肥药的案件,实际早在前年就已开始着手。2016年9月,浙江省台州市公安局食药环支队先是接到由阿里巴巴公司传递的线索,称台州有人在网上售卖假减肥药,可能含有有毒有害成分。

苏州市公安局副局长金锡奇介绍道,“2016年10月,公安部向苏州警方下发来自阿里巴巴平台的线索,苏州市相城区一居民小区内有人利用淘宝网、微信等渠道销售‘舒立轻’减肥药,数额较大。通过取证检测,发现上述减肥胶囊中含有国家禁用的有毒有害药物成分‘西布曲明’。”

接报后,台州食药环支队会同台州市市场监管局稽查支队进行调查,发现该疑似售假减肥药网店位于台州经济开发区东京湾小区内,其销售的“燃脂天天瘦”等减肥保健食品,经检测含有国家明令禁止的“西布曲明”等成分,消费者服用后对身体有毒害。为此,台州市公安局将该案交由开发区分局侦办。

鉴于案件涉及面广且影响恶劣,苏州警方立即成立了“11.02”专案组全力侦办此案。与此同时,阿里巴巴平台治理部也在分析整合舒立清案件的相关线索,通过跟踪涉案嫌疑人在网上的轨迹,对涉及此案的重点账号的资金关系做了完整全面的分析,最终圈定上游生产源头位于江苏徐州以及河北石家庄。

台州市开发区公安分局随后成立了专案组,以区西派出所为主,抽调治安、法制预审、宣教等部门精干警力。

在阿里平台的帮助下,苏州警方经过近三个月的侦查取证,专案组于2017年1月兵分三路在江苏苏州、徐州和河北石家庄同时展开收网行动,一举抓获涉案犯罪人员12人,捣毁该犯罪团伙位于徐州市的一地下生产窝点,当场查扣生产加工设备数台,有毒减肥胶囊3万余盒及半成品原料1.5吨。至此,该案的组织者及生产、销售环节涉案人员悉数归案,“11.02”案件成功告破。

经过一个多月侦查,专案组民警发现生产、销售该有毒有害减肥产品的犯罪团伙利用微信等网络平台,进行联系或销售。在查清窝点的基础上,2016年10月19日上午,专案组果断实施抓捕,在东京湾小区抓获犯罪嫌疑人李某娟、程某威,并在其居住处查获减肥胶囊80余盒,查实已销售5299盒,价值40万余元。

据90后主犯刘某交代,自2016年6月,他通过网络搜索并购买国家明令禁止添加物“西布曲明”等假药原料,遥控指挥徐州的钱某在农村家中生产号称德国进口的减肥药胶囊,并使用假身份证和电话发货。

经审讯,办案民警了解到,程某威等人从安徽淮南杨某处大批量购买“燃脂天天瘦”等有毒有害减肥产品,于是专案组立即赶赴淮南摸清杨某团伙的销售办公点和存储仓库。

据悉,钱某每次大批量生产后均会试药,确保“吃不死人”但药效强劲,这种假药往往会导致服用者头晕、口渴、厌食、失眠等症状,短期瘦身效果明显,但如果混合不匀,可能导致精神疾病、死亡等严重后果。

2016年11月16日晚,在安徽淮南警方配合下,抓获犯罪嫌疑人张某、杨某、张某福等3人,查获有毒有害减肥胶囊5600余盒。同时还发现台州潘某也从杨某处大量购买有毒有害减肥产品。专案组立即安排警力对潘某展开调查,在中心怡园小区将其抓获,查获有毒有害减肥胶囊2000余盒。

图片 2

经过对已经掌握的情况进行分析,专案组发现安徽杨某团伙销售假冒的“燃脂天天瘦”、“苹果瘦”等有毒有害减肥胶囊1000余万元,其货源均来自广州罗某,而物流的发货地址却来自于哈尔滨。

▲制假现场,生产设备和原材料拥挤在布满霉斑、墙皮脱落的农舍内。 图片来源:苏州市公安局

于是,专案组兵分两路,赶赴哈尔滨和广州同时开展调查工作。警方发现广州罗某和哈尔滨邵某明来往密切,邵某明那里极有可能是生产窝点。经过半个月夜以继日的侦查,专案组摸清了广州罗某的活动轨迹和哈尔滨邵某明制假窝点。

界面新闻记者通过查阅相关资料发现,西布曲明系2010年国家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明令禁止生产、销售和使用的制剂和原料药。作为中枢神经食欲抑制剂,西布曲明可引发高血压、心率加快、厌食、肝功能异常等严重副作用,长期食用可损害肠神经系统且不可逆。而曾经备受消费者青睐的“曲美”减肥药正是由于含有西布曲明成分而被叫停。

2016年12月30日,专案组在哈尔滨警方配合下,将犯罪嫌疑人邵某明夫妇等4人一举抓获。现场查获有毒有害减肥胶囊成品5000盒、半成品胶囊100.8万粒,缴获制造设备2台。

主犯刘某还交代了这样一个细节,他一开始仿冒“舒立轻”并没有添加西布曲明等有毒原料,但产品生产出来后遭到大量消费者投诉,称该药没有达到预期减肥效果,纷纷要求退货。为减少投诉并打开销路,刘某开始违规添加西布曲明,且为了进一步提升“效果”,他将每粒胶囊的西布曲明含量从25毫克增加到50毫克,这也使得他的假冒“舒立轻”销量直线上升。

同时,在广州市白云区抓获犯罪嫌疑人罗某。经审查,犯罪嫌疑人邵某明夫妇于2014年11月到2016年12月期间,建立生产、销售渠道,雇用人员将板状半成品的有毒有害减肥保健食品包装成品,发展业务推销员,以批发方式向安徽杨某以及全国各省市进行销售。而邵某明销售的有毒有害减肥产品半成品均向广州的“胡某”购买。

假药、假说明书、假防伪标识,经不法分子手工包装摇身一变成为“德国进口纯天然的减肥神药”,并一举成为减肥药市场炙手可热的销量王。据苏州警方掌握的数据显示,钱某加工生产一瓶/盒舒立轻、健之达、百秀纤的人工费分别为1元、5毛、3毛,半年时间净挣7万余元。刘某以进货价卖给下游的价格分别是25元、35元、52元,利润高达2400%至5000%。

厘清犯罪嫌疑人关系网后,去年3月13日,专案组民警开始对周滨夫妇进行抓捕,并在夫妇二人的生产窝点现场,还抓获了犯罪嫌疑人李某、谭某、颜某等人,同时查获制假设备5台、生产原料1.2吨、胶囊壳100万颗、有毒有害减肥保健品胶囊150万颗。

图片 3

同日,专案组民警又在广州白云区抓获销售违禁西布曲明原料的张某夫妇,捣毁其位于广州大道的存储仓库,查获西布曲明116公斤、酚酞400公斤和伟哥的原材料西地那非625公斤、胶囊壳185万颗、有毒有害减肥保健品成品2400盒、胶囊33万颗。

▲号称德国进口的“舒立轻”成本仅十几元,然而在互联网上几次转手,售价最高可达300元。 摄影:牛其昌

犯罪嫌疑人周滨交代,他和妻子都曾是医院的医生,因贪图暴利,辞职后于2015年7月至被抓都在广州市天河区生产并销售有毒有害减肥产品,以批发方式向哈尔滨邵某明等人销售。他们生产的产品成本只几元钱,但是到销售终端就达到了一百元左右。3月16日上午,专案组民警从广州将9名犯罪嫌疑人押解回浙江台州。

“实在是不敢相信,减肥假药的利润如此惊人。”苏州市公安局环食药支队办案民警介绍,减肥假药的暴利令警方感到震惊。以“舒立轻”为例,下线王某从刘某处购买,最低时价格25元,而其销售价格高达130元/瓶,利润超过400%。仅王某一条下线就被查出一万余份快递单,一年交易额达300余万元,而整个案件涉案金额以千万元计。

关店

“王某家中查获的上万份快递订单只是整个案件的冰山一角。”办案民警赵辰曦告诉界面新闻记者,王某是刘某的下游客户之一,而刘某也只是王某上游供货商之一,该案错综复杂,上下游涉案嫌疑人多使用匿名、假名,躲避了传统的监管渠道,要查清全部销售网络和额度难度极大。不仅如此,当前一些社交媒体,既有聊天功能,又有支付功能,极易被不法分子利用。

数据黑科技打假年清24万家店

苏州市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稽查处副处长孔繁华认为,“要做好这方面的监管,既需要阿里巴巴这样的互联网企业担负起社会责任,提供线索并协助警方办案,也需要政府加快构建网上数据防控体系,希望公安+企业联手打假的新模式成为常态。”

利用大数据和黑科技实施线上打假的优势正在逐渐凸显。为彻底清除线上假货,阿里在事前、事中与事后等多个环节都进行了设防。诸如商家入驻平台时所需的身份资质审核、每笔订单提交和发货完成交易后维权等维度,都采用了不同拦截措施进行假货治理。

阿里巴巴副总裁孙军工在发布会上透露,近半年多来,阿里巴巴向执法部门推送近200条有害减肥产品案件线索,协助执法部门查处50余个销售、生产、贮藏窝点。

据《打假年报》介绍,在阿里巴巴平台上就有九大核心打假黑科技。其中包括基于数据挖掘、图像文本识别以及庞大的产品和知识库网络,由阿里全球独创的智能商品管理大脑系统。该系统可自动对阿里巴巴电商平台上近20亿商品进行识别,并自动学习外部信息,发现侵害他人知识产权的行为并进行判断、处理。庞大的云计算资源池,能给予该“大脑”近乎无限的记忆和学习能力。

“面对庞大的线上商品交易体系,我们通过将信息、资金、行为等基础数据信息放入特定场景中进行优化确认,再结合有针对性地解析所拦截的涉假商品链接、被揪出的售假卖家和权利人、消费者投诉举报等信息,运用数据模型与用户画像,对涉假商品、售假团伙做溯源追踪,绘制出‘售假团伙可疑地图’。”孙军工表示,阿里巴巴甚至还外派上百名“小二”实地走访地图上的可疑售假窝点,验证数据准确性,进而形成可推送给执法机关线下打击的可靠线索。

同时有可关联上千维度信息、“征召”5000台虚拟服务器的假货甄别模型,每天对全平台商品进行扫描排除侵权等问题商品,并发现新侵权行为商品的特征和趋势。另还有累计识别1000亿张图的图像识别算法与每秒可阅读501本《康熙字典》的语意识别算法以及每秒可监控超5万件新商品的实时防控体系。

数据显示,截至2016年底,阿里巴巴已向执法机关推送线索1184条,协助公安机关抓获犯罪嫌疑人880名,捣毁涉假窝点1419个,涉案总价值超30亿元。

本文由金沙澳门9159官网发布于公司简介,转载请注明出处:苏州警方联合阿里破特大假减肥药案:黑作坊生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