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进昆仑润滑 了解润滑中国的昆仑成就

2019-11-19 作者:公司简介   |   浏览(149)

“什么是我们的理想主义?就是在一无所有之时,看到辉煌;星星之火之时,看到燎原;什么是英雄主义?就是逢山开路,遇水搭桥,不怕困难,勇往直前。”这是昆仑润滑一位老领导的话。20多年间,昆仑研发团队潜心润滑油的研发,锲而不舍地追赶着国外同行的脚步,矢志不渝地创新和探索,打破了一项项技术垄断,当之无愧地成为我国润滑油研发的“国家队”。

很快,这家企业对昆仑润滑甲醇发动机油进行测试,800小时耐久实验活塞机件完好无损,也没出现积碳、腐蚀、功率下降等现象,表现出更好的碱保持能力,获得了该企业的商务准入。昆仑润滑以实力把握住了这个难得的机会!

困难重重面前,不少人知难而退。上世纪90年代,刚参加工作那会儿,伏喜胜每月工资只有200多元,当时只要他下海,年薪就能拿到10万元以上。和伏喜胜同批来的人,有的人选择了离开。但伏喜胜和更多的人没有退缩,而是选择了坚守。

对速度的追求,对距离的跨越,亘古皆同。

兰州研发中心积蓄了50年的力量在2010年爆发。这一年他们获得了我国润滑油领域首个国家级发明奖,书写了中国石油自主知识产权上的新突破,标志着中国润滑油产业已由“中国制造”走向“中国创造”。

“由于风电齿轮箱油是高利润、高附加值产品,国外对我国实施严格封锁。在10年的技术储备基础上,昆仑润滑开始了15年的追赶。”兰州润滑油研究开发中心工业油所副所长周康说。

毛菁菁说:“为了打消新松公司的疑虑,我们直接购买了两台最大载荷210公斤的新松机器人进行测试,在满速、满负荷、满行程极限工况,连续运转14个月,全部达到要求指标,打破了国外技术壁垒。”

文明的每一步发展,时代的每一次进步都有沟壑都需要桥梁。制约现代润滑工业发展的沟壑有三个:高速下的抗擦伤、极压下的抗微点蚀、高温下的抗氧化。这是时代给润滑领域出的世界性技术难题,也是中国高端制造业急需填补的沟壑。

难是难,但是有些鸟儿是关不住的,因为它们的希望太坚定了。匡奕九带领团队有条件要上,没有条件创造条件也要上。那些年里,研发人员没日没夜地坚守在实验室里,通过无数次试验,对成千上万次的失败进行总结,摸索经验,逐渐缩小着合成的范围。

作为民族品牌的先驱和代表,昆仑润滑油承担起这一历史重任。如今奔驰在神州大地上的复兴号上齿轮箱里用的就是中国石油润滑油公司研发的“超高转速、大承载高端装备传动系统用新型润滑油及添加剂”。

高铁润滑油已经研发完毕,糜莉萍突然接到“四方”采购部的电话:“你们的油品保证低温性能的指标,与-48摄氏度的要求有3摄氏度的误差,必须送到第三方去做倾点,明天必须出结果!”倾点是指油品在规定的试验条件下,被冷却的试样能够流动的最低温度。在润滑油的低温倾点测试中,会存在误差,正负3度属于正常波动范围。二话没说,糜莉萍马上带着分析中心主任张大华从兰州出发,第二天一早赶到青岛。

装备强,核心技术是王道。润滑油也是如此,实现技术突破,才有讨价还价的资格,才能勇敢地说“不”。变压器油系列产品成为我国润滑油行业仅有的拥有自主技术、能与国外产品同台公平竞争,并将其逐出国内主流市场,且大规模出口海外的润滑油产品。

“润滑油就像老中医熬的汤剂,尽管都能治感冒,但每个秘方是不一样的。”汤院长说,“我们的任务便是研制出属于中国的润滑油‘独家秘方’。”

“润滑油产销量增长一方面说明市场需求在扩大,另一方面也揭示了润滑油行业存在的浪费及不合理润滑的现象。这是不符合绿色发展理念的。”兰州润滑油研究开发中心主任汤仲平表示,“绿色发展理念是以人与自然和谐为价值取向,以绿色低碳循环为主要原则,以生态文明建设为基本抓手;进入新时代,推动润滑行业绿色发展刻不容缓,助力社会绿色发展刻不容缓。”

这里是兰州,一个称之为“两山夹一沟”的狭长城市,很多人有一个抹不去的记忆,黄沙漫天,人好像困在灰尘里。很多人对这个偏僻的西部城市“唯三”的印象是,一条河、一本书。

“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中国发展一个明确的指向就是“绿色”,粗旷发展必然要转向绿色节能发展。近年来,中国快速迈进汽车社会,汽车燃油也快速拥抱绿色。当前,燃油国V标准正全面实行,而有迹象表明,在不久的将来我国将进入“国VI”标准。润滑油迈向绿色也成为大势所趋。

中国自己的润滑油赢了,新松服了。至此,新松公司全部采用昆仑润滑产品,每年为其节约成本9000多万。榜样的力量是无穷的。随后,库卡、比亚迪、江淮也纷纷跟进。

说起高铁、“华龙一号”这两张“走出去”的中国名片,可以说是人人皆知。其实,中国还有一项国际上公认的、我国领先世界的技术名片——特高压直流输电技术。目前只有我国全面掌握这项技术,并开始了大规模工程应用。

研发人员在对关键零部件减速器的详细调研过程中,总结出技术难点,并一一突破,经过多次实验、不断摸索,研发出的产品有效降低了减速器的噪音和振动、工作温度和能耗,保持了优良的抗腐性和机械安定性等优点。

昆仑润滑研发人员着力研发阻止微点蚀发生的添加剂,掌握在油品使用寿命范围内确保油品不发生微点蚀的核心技术。经过长期科研开发,昆仑润滑研发出了独一无二的抗微点蚀添加剂,获得美国专利授权。在此基础上,研发出了同时具备抗擦伤、抗磨损和抗微点蚀三大特性的昆仑风电齿轮箱油。周康说:“风电设备齿轮使用该油品,运行5到8年周期,不发生齿轮微点蚀现象,还跟新的一样。”

若把齿轮箱油作为第一块里程碑,实现了我国润滑油技术“从无到有”的转变,获得国家发明奖为第二块里程碑,标志着终于拥有了世界上独一无二的技术,那么机器人配套油脂、高铁齿轮箱油、变压器油等一批生产技术的诞生就是第三块里程碑,预示着自主技术逐渐引领市场。而昆仑润滑团队的终极目标是将核心技术全部掌握在自己手中。

此外,昆仑润滑把“支持中国汽车工业、为车辆提供最佳润滑产品”作为经营理念,依托大连、兰州两大研发中心,推动自主产权科研成果的形成和润滑油节能环保技术的进步,取得了包括具有自主知识产权、节能环保特色的烷基水杨酸系列产品研发在内的众多创新成果,并将昆仑“天元”、“天润”等高档节能润滑油系列产品投放市场。

他们就是中国石油润滑油公司兰州润滑油研发中心的自主研发团队。

不仅是特高压输电工程,近年来,国内外高端装备载荷越来越大,都对润滑油的高压保护提出了挑战。

至今令伏喜胜感动的是:“高铁齿轮箱油的研发团队有30多人,机械、轴承、化学合成、润滑等,每个学科的人才都有。经过一次次失败后,他们却义无反顾地跟着我一干就是20多年。”

由于昆仑风电油良好的耐久性,成功应用于北京京能新能源、中国华电等大功率风电设备,昆仑润滑独有的抗微点蚀技术,促进了风机用油国产化。如今,1.5MW~3MW大功率风机使用的大功率风电润滑油中,昆仑油占据了90%的市场份额。

“飞起玉龙三百万,搅得周天寒彻。”

宝钢是改革之子,在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胜利闭幕的次日,宝钢打下了第一根钢桩,标志着我国改革开放开始实施。而宝钢单体设备造价最高机器之一的宝钢特钢60MN热挤压机,用的就是昆仑油。

“登昆仑兮四望,心飞扬兮浩荡。”

“地球速度”上最高大上的技术成果、最关键的核心零部件之一就是CW350齿轮箱。要让这个最关键的齿轮安全高效地转起来,需要润滑,要让“地球速度”真正走出中国走向世界,需要中国自己的润滑方案。

匡奕九把全国所有搞齿轮箱油最牛的人聚到一起,从1万多个化学分子结构里开始了漫长、艰难的筛选合成工作。在上万个化学分子结构中,选取合适的分子,如同大海捞针,难!没有研发条件,难上加难!现在研发润滑油合成添加剂,科研人员可以在台架上反复试验配方。即使失败了,从台架的结果也可以找到原因,然后再分析、再筛选,继续下一步。匡奕九那一代科研人员在做齿轮箱油研究的时候,没有台架、没有设备、没有有效手段去做配方的筛选,是真正的一穷二白,所有的配方都要通过海路送到美国去做实验。实验做完了,美国人只告诉他们“通过还是失败”这么一个简单结果,不会帮他们分析原因。

“没有金刚钻,揽不得瓷器活”,手有屠龙术,才可上九天揽月,下五洋捉鳖。

上世纪90年代,兰州研发中心条件异常艰苦,研发设备简陋,没有任何防护措施。科研人员要在充满刺鼻味道的实验室,整日整夜地进行试验。有一次,几位研发人员正在做添加剂实验,一不小心,添加剂从油阀喷出,溅了一身一头,只有用汽油洗澡才能将臭味洗干净。类似的事,昆仑润滑研发人员经历了很多。

润滑油产业未来的发展趋势是什么?

工业油所高铁齿轮箱油领域负责人黄芸琪说:“我喜欢心灵上的安静,和一群志同道合的人干意气相投的事。这个地方比较安静,不浮躁。每一个知识分子都有梦想,在这里,只要有想法,就可以把想法转化为现实。对知识分子来说,能把毕生心血转化为实实在在的产品,这种感觉就像目睹一个孩子从孕育到培养再到慢慢长大,乐在其中。”

2000年以前,国内超高压变压器油市场基本被国外公司垄断,价格奇高。2004年,昆仑润滑通过基础油油质提升和添加剂配方持续改进,解决了特高压交流变压器油高抗氧化、低产气性能和特高压换流变压器油低黏度、高闪点、高抗氧化性的难题,研制出特高压变压器油系列产品,打破了国外公司的垄断,迫使国外产品价格反复下调。

如果说日益完善的高铁网络改变着中国经济的“筋骨”,渐趋“高大上”的技术成果则重塑了中国经济的“精气神”。“雪龙号”考察船是中国最大的极地考察船,也是中国唯一能在极地破冰前行的船只。“雪龙号”要往返南北极间,所有的配套设备和用油,就必须要经受住南北极冷环境和往返过程中赤道酷热环境的双重考验;既要耐严寒,还能耐酷热,经过反复试验和不断研究,王子坚带领团队攻克了重重难关,取得了国产润滑脂高端技术的重大突破。自主研发的机器人润滑脂,使我国成为世界上少数几个掌握机器人润滑脂的国家之一。为世界最先进的首条特高压输电项目“昌吉—古泉±1100千伏特高压直流输电工程”供油。与新松机器人成立联合实验室……

“我们现在已经形成了一个大的数据库,把数据采集起来,建立信息共享平台,可以为客户进行专家会诊。同时,我们的润滑远程监控、数据化智能运维、一体化‘产品+服务’运营模式将极大地提升行业效率。”伏喜胜说。

当了解到“新松工业机器人核心零部件减速器润滑用油脂全部被一家外企垄断,需付出高昂费用,而苦于市场上没有替代品;而另一家国外知名润滑油企业开发的产品在新松机器人实验上宣告失败,国内某知名公司的产品性能又不符合要求”的情况时,昆仑润滑研发团队决定啃下这个硬骨头。国内外同行不相信昆仑润滑能研发出符合要求的产品,新松公司也存在疑虑。

2017年2月25日起,昆仑润滑高铁齿轮箱油应用在“复兴号”动车组列车上,单车安全平稳运行了两个换油周期,达到了120万公里,护行总里程超过5000万公里。昆仑润滑以过硬的技术和稳定的品质,经受住了世界上运行最快时速的考验。

“不鸣则已,一鸣惊人”。通过“七五”、“八五”攻关,昆仑人不仅实现了润滑油技术从无到有的突破,还拥有了世界上独一无二的技术,在世界润滑油领域拥有了自己的发言权。地处偏僻的大西北,在区位、薪酬并不占优的条件下,匡奕九、伏喜胜、糜莉萍和他们的研发团队,几代人、几十年咬定润滑油研发这件事,与自己死磕、与高手过招,守住了昆仑润滑技术研发的这块阵地。

兰州研发中心副主任周亚斌介绍:2000年昆仑润滑初创,成功实现品牌整合,突出重围的昆仑润滑品牌,引领了国内润滑油行业快速发展;而在行业面临绿色转型之际,昆仑润滑又适时提出了“合理用油”、“合理润滑”主张,倡导“以养代修”,致力于专业润滑,引领行业迈进“绿色润滑”时代。

或许相对于一眼望不到边的平畴沃野,大开大合波浪连天的山海之滨,狭长的兰州,逼仄的两山才是安放心灵的佳处。高山静立,河水汤汤,亘古不变,其实里面有着人生的大道理。

解决高压工况下的润滑问题,就需要合成适宜的添加剂。昆仑润滑研发了独有的抗微点蚀添加剂,从根本上解决了超重载齿轮的微点蚀世界性技术难题;以此为基础,昆仑润滑为宝钢量身定做了特钢热挤压机润滑油。四川石化45万吨/年聚丙烯挤压机,设备功率16000KW,全世界仅有两台,昆仑润滑研发的特大型聚丙烯挤压机润滑油,对挤压机提供个性化全面润滑保护。

一代人终将老去,但总有人正年轻。到国家“八五”规划时期,伏喜胜从师傅匡奕九手中接过了课题组组长的担子,一同接过来的还有前辈们从1万多个化学分子结构中,筛选出的最有希望的200个分子!

智慧润滑的未来肯定是绿色的。

为了“这滴油”,围绕“这滴油”,聚集了这样一群人:他们与失败相伴,成功只是对他们额外的奖赏;他们与寂寞为伍,十年、几十年默默无闻、不为人知;与艰辛相随,成百上千次重复,只为了验证一个个枯燥的数字。

2010年,昆仑润滑与中国汽车工程学会合作编写《商用车润滑导则》,对汽车设计人员、维修人员和终端用户,科学、合理选用润滑油进行指导和规范。该导则的发布,填补了国内在指导商用车生产、维修、用户正确选用润滑油的空白,开创了学术主导技术规范的先河。目前,乘用车润滑导则也在积极酝酿中,将由昆仑润滑负责编写,烙下昆仑印记,这一导则必将推进乘用车科学用油、合理用油。

200>10万

有专家判断,随着经济和科技的发展,很多行业都在发生巨大变化,润滑油行业也处于“跃变”期。近年来,更高的节油水平成为了国家战略,国内各大主机厂把“润滑油的换油周期指标”瞄向了欧洲最高水平,对润滑油提出了“超长寿命”的技术要求。

浮躁和功利似乎成了一些年轻人抹不去的标签。这绝对不包括兰州研发中心团队的青年科学家。年轻并非短板,有梦想,还有坚持,他们为整个团队,为中国的润滑油事业注入了朝气。他们中,有人连续36个小时泡在实验室,有人为了上台架实验,整宿、整宿地睡不着觉,还有的夫妻双双留在了西北,组成了科研夫妻档。

作为大亚湾核电唯一国产润滑油品牌,昆仑润滑油长寿命技术实现了与设备同寿命。昆仑核电自主润滑技术在大亚湾核电的成功运用,具有良好的引领和示范作用,此后,岭澳核电、宁德核电、红沿河核电、福清核电、方家山核电,均使用了昆仑润滑油。

润滑油公司产品设计中心经理糜莉萍亲历了和中车青岛四方机车车辆股份有限公司合作的前前后后。

“实现自给自强、参与国际竞争,必须把润滑中国的主动权牢牢掌握在自己的手中!”兰州研发中心副总工程师吕会英说。

提到团队,昆仑润滑团队不约而同地提到“简单”、“协作”、“容易沟通”等词语,在这个极为开放的团队内,他们能够发挥出全部潜力。这也是破解这个团队,坚守清贫和寂寞,扎根边陲西北,并取得一个个巨大成功的密码。

大功率风电设备即是如此。“高温、长周期运行,导致出现微点蚀现象,继而发生风机故障”是直接制约我国风电产业发展的难题。微点蚀是一种集中于金属表面很小的范围并深入到金属内部的腐蚀形态,与装备长周期运行状态相关。

“不能目光太短浅,要把国家战略作为方向,把提升润滑产业作为使命。”昆仑润滑研发团队敏锐地将目光锁定在电动车、燃气、高铁、风力发电等中国经济发展最快的新领域和方向,为研发环保型、低排放、长寿命的国产化油品开始了新的探索征程;同时,研制拥有自主知识产权的添加剂配方体系,进军金属加工业、润滑脂两个新领域,打通研发、销售、生产线,全面推动中国润滑油从“中国制造”向“中国创造”迈进。

如何破解大功率风电设备润滑的微点蚀难题?昆仑润滑又一次向技术难题发起挑战。

有时,科研人员要亲自到炼油厂采油样,油桶温度高达70多摄氏度,热得能把路上的沥青融化掉,科研人员得用手推着油桶走。兰州的冬天,室外温度降到零下十几摄氏度,他们必须到室外清洗烧杯、玻璃瓶,没有手套,“风刮着,手像刀割一样疼”,经常一干就是一整天。条件虽然艰苦,但是大家努力实现自主润滑油技术突破的决心却一直如岩石般坚硬。

让我们把目光投向神秘的大亚湾。

正是在这偏僻环境中的敬业和坚守,经过不懈努力和无数失败后,昆仑研发团队找到了正确路线,让中国润滑油看到了世界润滑油最高端的曙光。据兰州润滑油研发中心院长汤仲平介绍,这个高科技团队拥有博士、硕士数十人,中、高级职称人员近百人。

“高速”方案,助力“复兴号”跑出中国速度

“横空出世,莽昆仑,阅尽人间春色。”这一年的1月11日,在雄伟的人民大会堂里,我国润滑油科技研发第一人、中国石油润滑油公司首席科学家伏喜胜,代表中国石油昆仑润滑研发团队,手捧“齿轮箱油极压抗磨添加剂、复合剂制备技术与工业化应用”国家科技发明二等奖证书,接受全国人民的祝贺与掌声。

今年7月,包括中央主流媒体在内的14家媒体记者齐聚兰州,中国石油润滑油公司首席科学家伏喜胜如数家珍,与大家分享昆仑润滑核心技术。

熬制“独家秘方”

为的是延长统治大汉帝国的寿命。人类希望延长寿命的梦想从直立行走开始,永不会停歇。同样,希望生产工具延长使用寿命的努力也不会止步。

正是一代代昆仑润滑研发团队,坚持理想、坚守阵地、坚定信心,实现了昆仑润滑从单剂到油品的自主研发,形成了独有的配方体系,冲破国外技术壁垒,自建了一整套筛选、分析和评定方法体系,包揽了润滑油行业国家级科技进步和技术发明全部奖项。

艰苦的付出,得到了丰厚的回报。昆仑高铁齿轮箱油在国内首个完成60万公里装车考核试验,这个是检验昆仑高铁齿轮箱油性能的关键环节。“中国高铁,全世界速度最高、稳定性最好、安全性最高、寿命也最长,拥有全纬度、全气候条件下的运行环境,因此对齿轮箱油的要求比航空航天还要严格和苛刻。”兰州研发中心主任汤仲平说。

站在前人的肩膀上、在丰厚的积淀中,伏喜胜和他的团队攻克了一道道难关,合成了含磷、硫磷、硫磷氮、硫磷氮硼4类不同化学组成结构的极压抗磨添加剂,在世界最具权威的美国西南研究院完成了台架试验,获得最高等级评价,被证明其性能远优于国外同类产品。齿轮箱油复合剂市场被“洋油”垄断的历史在伏喜胜和他的团队手中终结了,“齿轮箱油极压抗磨添加剂、复合剂制备技术”一经问世,震惊了国内外同行,跨国品牌润滑油添加剂无一例外出现价格大跳水,直降一半。

这是令昆仑润滑人扬眉吐气、倍感自豪的一件事,在竞争激烈的润滑油市场、世界大品牌的环伺下,昆仑润滑交出了一份亮丽答卷。

从1万到200

在高铁齿轮箱油核心技术“齿轮箱油极压抗磨、复合剂制备及工业化应用”研发获得成功后,昆仑润滑主动与北京交通大学建立了联合实验室,与源头和最核心的轴承设计方合作,自主研发出一种独有的专门针对高速吸附的添加剂,继而研发出了适用于时速350公里、5590转速齿轮轴全传动系统润滑油复合剂,解决了车辆变速系统和驱动系统高速和大承载两类润滑油不能兼容、高速轴承难以保持油膜强度等难题。在此基础上,研发出高铁专用齿轮箱油,成为了“复兴号”配套齿轮箱油产品,打破了国外垄断高铁齿轮箱油的局面。昆仑润滑齿轮箱油研发成功后,迫使日本和西方的润滑油产品集体跳水降价,其价格只有原来的五分之一、甚至六分之一。

读懂了这山这河的语言,匡奕九、伏喜胜、糜莉萍为代表的昆仑润滑团队才耐得住清贫,忍得了寂寞。

正巧,国内一家知名甲醇发动机企业使用国外知名产品时出现了腐蚀、积碳增多、功率下降的问题,做800小时耐久实验时,300小时活塞就被低速早燃击穿。被逼无奈,这家企业,向昆仑润滑伸来了橄榄枝。

本文由金沙澳门9159官网发布于公司简介,转载请注明出处:走进昆仑润滑 了解润滑中国的昆仑成就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