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平天国的“妇女解放”:下层禁欲上层腐糜

2019-11-07 作者:公司简介   |   浏览(170)

太平天国四大天王

太平天国强烈反对“奸邪淫乱”,要求别男行女行。在《原道救世歌》和《天条诗》中,洪秀全就说“第一不正淫为首,人变为妖天最嗔”,“邪淫最是恶之魁,变怪成妖实可哀”。

代表太平天国认可的基督教最高戒律的《十款天条》第七天条是“不好奸邪淫乱”,否则是“最大犯天条。”

“凡犯第七天条,如系老兄弟定点天灯,新兄弟斩首示众”。

图片 1

同时,对妇女人身权利的保护有极端化的倾向,刑律规定凡强奸经妇女喊冤,即不须审判,就“定即斩首示众,妇女释放”。

反对奸淫,保护妇女最突出的表现是姊妹馆制度。

太平军每攻占一城,即设一处或几处女馆女营,将城中妇女皆聚居于此,再令女官集中管理,每人每天发给口粮,战时或从军打仗或使务劳役,并不准单身妇女有其他生活方式。

加勒利、伊凡在《太平天国初期纪事》里记述,妇女受到严密的管理和保护,革命领袖们特别照顾弱者以及无自卫能力者,尽力使他们不受危险。他们到了一个城市,立刻就为逃难的青年妇女设立避难所,门上写着严格命令的布告“此处专为青年妇女所用,胆敢入内骚扰者立斩。”

姊妹馆制度非常极端的地方就在于,即使是夫妻也必须拆散而不能同宿,否则将被看作是“自图苟合,不遵天诫”,也是“大犯天条”。

这个严令不只是对于一般人民,就连大部分中高级官员,亦要将各首领家眷悉充为王府女,皆隔别不令共处,倘有偶犯,亦男女皆杀。

太平天国冬官副丞相陈宗扬就因涉及夫妇同宿而双方被诛。

图片 2

这一制度让繁衍了几千年的娟妓活动,在太平天国的城市里绝迹了。呤唎甚至认为关于姊妹馆的“这条法律是为了禁娟,违者处以死刑。”

天国领导集团甚至利用这一制度作为令将士踊跃作战的赏罚手段,比如太平天国曾许诺至小天堂南京时可许婚配,但并未能兑现,又说天下平定时方许完聚,未娶者方准婚配,功高者始准置妾,且奏某官功高,有时以先准娶妻作奖赏等,但结果是“其实并未见准”。

事实上,男女平等的宣传和因对妇女特殊保护而设立的刑法制度,具有欺骗性、虚伪性。因为这种对人欲的限制是局部的,只存在于下层民众当中,各王及部分高级将领是可以娶妻纳妾并允许有丫环使女的。

将其他首领的女眷送入各王府,及将大量女性聚居女馆,不能不说给太平天国的主要领导人以可乘之机,强化他们的特权,甚至让人怀疑太平天国领导集团设立女馆别男行女行的真实动机。

金田起义前,洪秀全就颁布“男有男行、女有女行”的规定对男女进行严格隔离。在急行军时,对“男女”作区分,实行军事化管理实不足怪。可是在打下大片江山后,太平天国领导层并没有因时变通,反而走向了极端,将这种举措推广到整个社会,把天国活生生地变成“军营”。

1853年春定都天京后不久,太平天国就宣布“男有男行,女有女行,男习士农工商,女习针指中馈,一夫一妇,理所宜然”,明确规定实行一夫一妻制度,同时要求男女分开住,并将已婚的男女强行分居。以都城天京为例,全城居民以25人为单位,分别按照性别被编入男馆或女馆,俗称“男营”、“女营”,民女入馆后,“无论老少,呼曰‘新姐妹’,聚二十余人为一馆”。这些被组织起来的民女不得缠足,一律被勒令放足,且不得穿裙,以便于从事削竹签、搓麻绳、挖壕沟、盘粮等后勤劳务;手巧的女子则被编入绣锦衙,其绣花处曰绣花馆,算是上差。男馆则叫师帅、旅帅,其成员则有牌面、牌尾之分,前者为青壮年男子,除在手工衙营务工或运粮搬物外,还随时奉调出征;后者为老人和幼童,主要承担煮饭、打更、放马、割草之类的轻体力活。夫妻也不得同宿,婚娶之事自然就无从谈起。

上述就是太平天国宣扬“天下多男子全是兄弟之辈,天下多女子尽是姊妹之群”的部分真相。其实民众以“兄弟姐妹”相称,看似人人平等,但实际上他们只不过是从事生产的机器而已——情感、欲求被剥夺、家庭被消灭,人已不能称之为人。

图片 3

太平天国实行禁欲主义,平民只要与异性发生关系,即便过夫妻生活,也格杀勿论

太平天国禁止夫妻同居外,还特别强调“男女授受不亲”。《天条书》第七天条就要求“天堂子女,男有男行,女有女行,不得混杂。凡男人女人奸淫者名为变怪,最大犯天条。”洪秀全在永安还专门降诏,吩咐“务宜时时严查军中有犯第七天条否,如有犯第七天条者一经查出,立即严拿斩首示众,决无宽赦。”太平军禁律则规定得更为具体而又严苛——“犯第七天条,如系老兄弟定点天灯,新兄弟斩首示众。”“凡夫妻私犯天条者,男女皆斩。”“凡强奸经妇女喊冤,定即斩首示众,妇女释放;如系和奸,即属同犯天条,男女皆斩。”

本文由金沙澳门9159官网发布于公司简介,转载请注明出处:太平天国的“妇女解放”:下层禁欲上层腐糜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