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朝也有一帮汉东陈岩石 得罪官员反得百姓拥护

2019-10-25 作者:公司简介   |   浏览(94)

只见过脏水往外泼,却没见过想一头扎进脏水的人。宋朝却出了个例外。

宋徽宗年间,一份三百零九人的黑名单名传四海。这群“奸党佞臣”罪重的直接抓,轻的贬远各地,实际差不多等于流放,政治生命完蛋。圣旨还规定,他们的后代永远不能在朝为官,忠贞家庭的子孙也不允许嫁娶他们的子女,之前有的统统退婚。最后皇帝还带头,下令让各州县立碑,让这份名单遗臭万年。这也就是着名的“元祐党人碑”。

立碑的时候,名单上的绝大多数人到地府报到了,剩下的也已颠沛流离。但国家出面从上到下的抹黑,显然是摧枯拉朽蚀骨吸髓的节奏。按道理这帮咸鱼是人人得而诛之,永世不得翻身才对。但皇帝家门口的石碑却被人毁了。

好大的胆子,圣上下令立的碑,毁碑岂不是违抗圣旨?但偏偏这个人圣上也怕。崇宁五年一月,天空出现一颗彗星,北宋常朝殿文德殿端门的石碑“啪”的一声,被雷击中,裂成两半。虽然石碑被毁,很快又被立起来了,但不是别人,正是“元祐党人”的后代。难道家丑不该往屋里塞,非要人尽皆知,做到不以为耻,反以为荣了是吗?还真没错,甚至有人偷偷塞钱给刻工,想把自己的名字也刻到碑上。本文为360常识网原创,未经360常识网官方允许不得以任何形式转载。

竟然还有人把脏水往自己身上泼!但也很容易理解,谁不想把自己的名字和大咖联系在一起呢?或许你很好奇这名单上都有谁?都是不能翻身的咸鱼了,还挣扎两下。但他们的名号说出来还真让人虎躯一震。

司马光、苏轼、苏辙、黄庭坚等人统统榜上有名。初闻“元祐党人”的名号,若不解释,可能让人误以为是全明星超豪华一线天团。但在当时确确实实是奸邪之人的代名词。这到底所犯何事?让首屈一指的文豪大家要被勒之于石,遗臭万年呢?

首先得谈及列宁对这个时期的一位着名人物的评价——“王安石是中国11世纪时的改革家。”北宋一朝,闹变法闹得上至朝廷百官,下至平民百姓是鸡飞狗跳,翻来覆去。既然有人要改革,也就有人不要改革。自此形成两个政党,相互之间“勾心斗角”。元祐年间,以司马光为首反对变法,崇尚旧制的人整顿队伍计划团战。故反对变法的人又称“元祐党人”。正所谓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到了宋徽宗,支持变法的党羽有了皇帝的BUFF加成,把元祐党人是打得团灭。当朝丞相蔡京对这干人等更是恨得牙痒,不仅要打倒,还要他们遗臭万年,列名三百零九人,诛其罪,刻于石碑之上。本文为360常识网原创,未经360常识网官方允许不得以任何形式转载。

说回石碑被毁,裂而为二。宋徽宗是大惊,深知其中不少是善于治世,以死相谏能臣,忙认为石碑被劈乃上天降怒。也就不管之前怎么安排布置或是找百官商量,忙叫人将端门的另一块石碑给毁掉。丞相蔡京闻后只得怒说“石可毁,名不可灭也!”至此全国各地的元祐党人碑也就被毁掉了。但他们的子孙以先祖名列此碑为荣,重行摹刻。2015年华西都市报文化副刊刊文《弹劾奸相蔡京名列元祐党人碑》,可见后世对元祐党人更多的是推崇和敬仰。

金沙澳门9159官网,关于司马光、苏轼等人的名人逸事相信耳熟能详,在这里分享两个刻工和元祐党人碑的故事。

九江有刻工,名叫李仲宁,接到官令,令他刻碑。但他说:小人家贫,靠刻苏学士和黄学士的词作得以温饱,现在要将他们以奸人之名刻于碑上,我心不忍。另一位是长安的一位刻工,他也不肯,到后面地方官鞭笞他,不得已,他说:非刻的话,我不能刻上我的名字。

从侧面可以看出其中的部分官员是深得人民百姓的信任与爱戴。虽因党争,元祐党人生前落得颠沛流离,但在人民的爱戴下,终是流芳百世。“元祐党人”的恶名也传为历史上的佳话。古人讲究生前作为,身后留名。统观历史,例如秦桧之人,生前官封加爵至一人之下万人之上,但心中无民,胡作非为,到最后落得个被踩进地底下。近来不难免俗,看《人民的名义》权当消遣,但陈岩石老检察长“举着骨头当火把”的精神,我想才是突破时间枷锁一代代传承下来的官性。本文为360常识网原创,未经360常识网官方允许不得以任何形式转载。

本文由金沙澳门9159官网发布于公司简介,转载请注明出处:宋朝也有一帮汉东陈岩石 得罪官员反得百姓拥护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