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宫正始》与元代南曲

2019-10-20 作者:产品测评   |   浏览(181)

辑佚是一项通过蒐集、审辨、拼组散佚文本碎片复原文献的基础性工作。古代戏曲的辑佚,是从宋元南戏及杂剧开始的。这一领域经过诸多前辈学者的耕耘,取得了丰硕的成果。大量南戏、杂剧佚曲,从元明清三代的曲选、曲谱、曲话中被搜集、整理出来,极大丰富了宋元戏曲剧目及文本的总量。尤其是宋元南戏佚曲的辑录与整理,为完整描绘南戏发展的历史脉络提供了可能,补上了中国戏曲史上“一个失去了的环节”。

在明清曲谱和曲选中,存录有一些早期南曲。《旧谱》《沈谱》标“散曲”,《新谱》署“散曲旧套”,《南九宫词》题“古词”,《吴骚合编》注“旧词”。其中《九宫正始》保存最多,且有90支明确标署“元散套”或“元南北散套”。但迄今文学史、散曲史在研讨元代散曲时,都聚焦北曲,忽略南曲。隋树森虽注意到此,但其《全元散曲》“无名氏南曲”仅存7个散套和4支小令,未收录全部元南散曲,对《九宫正始》保持了较高的警惕。我以为《九宫正始》记载可信。

明代戏曲辑佚的

一是态度认真,专心致志。据其《自序》,徐于室有感于“明三百年,无限文人才士,惜无一人得创先人藩奥者”,立志编纂一部反映南曲格律原貌的曲谱。纽少雅深谙魏良辅曲学精髓,“欲以从来疑信之词,汇成一集,以俟参考”。徐、钮“情投意密,时刻不离,日共搜罗剔抉,刮垢磨光”。崇祯九年,徐于室临终以是书泣付少雅。少雅“耳目半昏,悲愤犹然不减垂龆之攻苦”,崇祯十五年完成初稿,但“心犹未惬……其间瑕玷,果无全妥,惭羞无地,且恨负徐公之托也,宁死必欲再启”。顺治八年88岁时完成全书,“计前后共历二十四年,易稿九次”。

成绩与短板

二是遍访孤遗,文献坚实。徐于室“遍访海内遗书,适遇元人《九宫十三调词谱》一集,依宫按调,规律严明,得意之极,时不释手,时天启乙丑岁也。又越载余,岂意复得明初词选一部,名曰《乐府群珠》”;纽少雅偶得奇书,“乃汉武帝及唐玄宗之曲谱也……上古名曰《骷髅格》,至汉易为《蛤蟆贯》,后唐玄宗鄙其不雅,易作《歌楼格》,又曰《词舆》,又曰《词林说统》”。《九宫正始》元南散曲即是以元《九宫十三调词谱》《词林说统》和明初《乐府群珠》等为依据的。

相对宋元南戏、杂剧而言,明代戏曲辑佚工作起步要晚,成绩要小。王古鲁《明代徽调戏曲散齣辑佚》辑录明代徽调青阳腔散齣16种。继王古鲁之后,在明代南戏、传奇辑佚上用力颇勤的是赵景深,他的《明清曲谈》《元明南戏考略》《戏曲笔谈》都涉及明代戏文、传奇的佚曲辑录工作,另外,他还撰有《明清传奇辑佚》一书,可惜未公开发行,仅见庄一拂《古典戏曲存目汇考》中有零星的引用。

三是标署清楚,格式规范。例曲征引,题分五类,标明时代和文体。戏曲分题“元传奇”“明传奇”;散曲标明“元套”“元散套”“元南北合套”或“明散套”“明小令”。陈大声、梁伯龙、徐子仁、张伯起、康对山等大家作品,只标作者、散套或小令。有些只题曲选名称、套数题目,需要认真查考,如《风教编》为顾大典作品,《弹指怨东君》是郑若庸散套,《东风二月天》最早见于《雍熙乐府》,《长空雾卷》为康海南北合套。词曲同牌、以词为例者,径署唐宋词家。极少数失题,但注明时代与文体,或可考,如〔甘州八犯〕出《宝剑记》,〔催拍〕出《拜月亭》,〔春从天上来〕据《寒山堂谱》卷一,出“元散曲《凝云妙选》”;或较难查考,如〔金钱花〕。这也说明编纂者态度认真、体例严谨。

进入20世纪八九十年代,一些学者已经意识到明传奇辑佚工作的重要性,开始佚曲目录的编订,如王安祈编订《明传奇钩沉集目》、吴书荫编次《明传奇佚曲目钩沉》,分别著录明传奇散佚剧目91种和126种。王、吴“简目”搜罗甚勤,明传奇佚曲的重要剧目基本收入囊中,对明代戏曲辑佚工作具有重要参考价值。明传奇佚曲辑录工作的另一个重要进展是,随着明代知名剧作家全集、戏曲集的编纂,相应作者的佚曲收集其中,如徐朔方点校的《沈璟集》、张树英点校的《沈自晋集》、李占鹏点校的《汪廷讷戏曲集》等。此外,黄仕忠也做过《龙泉记》的辑佚;张文德、赵兴勤、吴志武的论文也涉及明代戏剧家佚曲的辑录或本事的考索,对相关明传奇辑佚工作亦有所帮助。

《九宫正始》也偶有误题现象。如《现团团桂轮》同题“元散套”和“元传奇”“明散套”,同题“元传奇”和“明传奇”者10种,钱南扬《宋元戏文辑佚》已详细考订。同题“元散套”和“明散套”者仅《群芳绽锦鲜》《教人对景》《柳径花溪》3例。

总体来看,明代传奇佚曲的辑录工作尚未全面而系统地展开,已有成果关涉的明代传奇佚曲数所占比例还很小,一定程度上影响了人们对明代戏曲的整体把握和深入研究。这种局面与明代戏曲的散佚情况不同于宋元杂剧、南戏有关。明代戏曲存世全本的数量较大,散佚剧目的数量也不容小视。戏曲辑佚的前提是全本已佚,然明代戏曲全本的家底不清楚,是近年明代戏曲研究尽管有长足进步,相关辑佚工作未能全面铺开的一个重要原因。

金沙澳门9159官网,《九宫正始》篇幅巨大,体例统一,选择精审,考订严密,已诚不易;作者以近九旬高龄成此浩繁工程,存在一些今人可以挑剔的毛病,也不必过于苛求。错误数量极少,比率极低,不足以说明编纂混乱和题署不可信,不能简单否定其所录元代南散曲的可信性。

寻访戏曲全本与蒐集稀见选本

《九宫正始》今存清初钞本,作者生平及此书编撰仅有诸序可据。类似情形在古籍文献中甚多,也为今人研究提供了文献基础。

寻访戏曲全本与蒐集稀见选本,是明代戏曲辑佚必备的两项前期准备工作,也是能否实现《全明戏曲》“全”而“精”编纂目标的前提条件。

钱南扬《戏文概论》认为《十三调谱》是南宋晚期所编,《九宫谱》出于元天历年间。此是今知最早的南曲曲谱。《自序》言“元人《九宫十三调词谱》一集”,又据蒋孝《旧谱序》和王骥德《曲论》,则他们所见均为《九宫谱》和《十三调谱》的合刊本。《九宫正始》依循其例,前《九宫》后《十三调》,体例与《旧谱》、沈谱和《新谱》等谱不同。

本文由金沙澳门9159官网发布于产品测评,转载请注明出处:《九宫正始》与元代南曲

关键词: